繁花如雨

补档

看见以前翻过的文章有几篇挂了貌似……

补个档,是【布内】welcome(上)【弟内】sorry Thiago(下)

叫我翻车小达人qwq

又是在我翻完一篇文时官博发糖!
小马儿你这么皮是不怕弟媳打你吗hhh

图来自大巴黎官博,侵删

【授翻】【弟内】Sorry Thiago (下)

原文  作者:Arthuraintcool

上半部分点我

@暮寒千里 太太推荐的文,下半部分来了ww

-略有 S / M 倾向,打屁屁警告

-新手司机上高速警告qwq


受不了了记得喊“巴黎”


一篇清水一篇肉,弟媳终于也算有姓名了(老母亲般的微笑.JPG)

【授翻】【弟内】Sorry Thiago (上)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56622
作者:Arthuraintcool

-感谢 @暮寒千里 太太推文ww
-只是上半部分,让人激情澎湃的地方还没开始
-有一点梅西提及,偏激梅粉慎入
-迫近开学,翻译速度变慢,下如果没有意外应该会在周天或周一放出,大家多多包涵orz
以上

*********
    “可是蒂亚戈——”

    内马尔叹了口气,第一万次拽住男人的衣袖,失望又失落的表情仿佛一个丢失了最爱的玩具的三岁小孩。

    因为他们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固定了球队在积分榜上第一的排名,为了奖励他们,不知是主席还是教练就宣布出资办庆功宴的决定,所以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这家光从装饰上看就足够吸引人的大酒店齐聚一堂,共度好时光。对内马尔来说,这本应是一次绝佳的放松快乐的机会,但一切都被那该死的酒精激起的瘾头而毁掉了——谁能想象,球场上的那个绝对巨星现在正像个孩子一样哀鸣着想要来一杯酒。蒂亚戈当然不会允许,丝毫不在乎他是撒泼还是撒娇,很果断地为他点了一杯苏打水。

    虽然是习惯了内马尔日常卖萌玩闹,但在看到侍者来询问他们还需要什么饮品时两人的表现后还是感到很奇怪。他们绝对不知道,这个看似娇小的巴西人在拥有了全队最轻体重的也同时拥有着全队最大酒量。唯二知晓这个真相的是经常跟他一起晚上出去喝酒撸串的巴西帮成员阿尔维斯和马尔基尼奥斯,所以看到内马尔的这种反应,他们立即明白是他的酒瘾又上来了;但当他们发觉他身边坐着的是蒂亚戈时,他们立即又用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看来内马尔“不醉就吹,不醉不归”的誓言就要在这里打破了。

    在接受自己已经无法改变局势的时候,内马尔立即萎靡了下来,像只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趴在了桌上。而他这个样子更是让蒂亚戈有了一种自己踢了一只小哈巴狗的莫名负罪感。

    作为一群损人乐己的好队友,大家理所当然地在一脸懵逼的侍者离开后好好地嘲笑了一番内马尔和蒂亚戈。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昔日从不让自己吃一点亏的小猎豹今天却像一只没了斗志的小猫一样自始至终靠在椅背上不发一言。蒂亚戈从来不在乎这些玩笑话,当然内马尔要是很有活力的话他也不介意去配合,可那人只是嘟了嘟嘴,没有任何表示。

    “不行,内马尔,不能再喝了。”

    蒂亚戈的声音仿佛是一个信号,在他的一声叹息过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开启了新的话题,唯独内马尔依然在餐桌前颓废。他们似乎在讨论前几天的那几场比赛,心烦意乱的蒂亚戈无意参与这种话题。不过好在,他们这种刻意忽视他与内马尔的喧闹反倒给了他们两个一个难得的单独交流的好机会。

    “但是蒂亚戈,我已经26岁了,我能喝酒了!”

    内马尔夸张地摆出“26”的手势。蒂亚戈只是瞥了一眼,没有任何收回自己决定的意思:内马尔就是个孩子,这很明显。

    “内马尔,当你真的喝醉的时候问题就大了。”

    蒂亚戈想起了好几个达尼曾经给他讲述过的内马尔在巴萨时喝醉酒之后的创造的“光荣事迹”。

    蒂亚戈倒不是信不过内马尔人品,他只是信不过内马尔的酒品。喝高了的内马尔会做出很多出格的事情,比如跟所有人轮 着上 床,或是随便拉过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私事——想想就知道,那该是一个多么混乱而令人难以忍受的场面!更为为严重的是,这样的内马尔非常 非常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然后加以威胁利用……每当想到这里,蒂亚戈都会气到血脉喷张。那些西班牙人总是开起玩笑来没有底线。

    蒂亚戈很高兴这个总让人不能放心的青年转会来了大巴黎。至少在这里很安全,他可以看着他以防他犯下经常犯的那些个原则性的错误;当然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去照顾他,替他解决掉遇到的问题。或许你会觉得蒂亚戈对他有些保护过度了,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那人利用自己极差的酒品搞砸一切。

    “这难道还不坏吗?”

    内马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将不满倾注在动作上:他不断用沮丧的目光看着蒂亚戈,并且抓住了他衬衫的下端猛拽。

    蒂亚戈被他这毫无征兆的一拉拉了一个踉跄,呻吟了一声的同时仍感觉不可思议:

    开玩笑吧?他的孩子还没淘气到这种程度呢!

    那么什么能够阻止孩子们继续淘气呢?

    就这样,那个主意闪进了他的脑海。

    “是的没错。并且如果你不马上保持安静的话我会立刻带你去洗手间,到时候再求我就晚了。”

    蒂亚戈靠在内马尔的耳边轻声说着,以防别人能从他的口型看出他说的话的内容。作为一个负责的队长,蒂亚戈一直是一个非常谨慎而有耐心的人,但仿佛一物降一物般,内马尔总是能在惹怒他的边缘大鹏展翅。有的时候,蒂亚戈真的觉得内马尔是自己的一个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

    内马尔抬头看了蒂亚戈一眼,他的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不过他随即又恢复了先前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冲着他傻笑起来,期间还不停地瞥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阿尔维斯和他的啤酒,仿佛在试着挑战蒂亚戈的底线。

    蒂亚戈立即瞪了内马尔一眼。但在他阻止内马尔碰到酒杯之前,青年人先发制人,眼疾手快地从阿尔维斯手中夺过啤酒喝了一大口。还不太清楚状况的二爷对内马尔笑了一下,但这种逗趣的笑在看到蒂亚戈的表情时立刻变成了歉意的笑。

    气愤的男人几乎是拍案而起,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因为他的这一下子而噤了声。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蒂亚戈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就连布冯那样攻气十足的人都不敢随便开他的玩笑——即使你比他高,比他壮,你也只能被他强大的气场按在地上摩擦。内马尔曾在蒂亚戈一次暴怒完的平静后,一边安抚着自己饱受惊吓的小心脏一边认真地对着当事人分析能让他显得这么吓人的必要因素:生气时瞪人的眼神和无需酝酿就能一下子提起的音量——当事端是他爱的人挑起时情况会更加严重。

    “不好意思大家,我们要去一趟洗手间。”

    蒂亚戈低声说着,连拖带拽地把内马尔拉进了洗手间。在路上,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背后的怒视和不断想要挣脱的力道,但他一点也不在意。就这么点小事情可不足以让他感到尴尬,正相反,内马尔才应该是尴尬的那一个。他把那人推进了洗手间——还好那是个单间——关门转身后撞见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

    蒂亚戈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并不。

    但蒂亚戈将会给内马尔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吗?那还用说了!

    内马尔看起来有些紧张,但平日里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质依然没有褪去。蒂亚戈必须承认,今天的青年人看起来真的好极了:他巧克力色的眸子中闪烁着好奇,脸颊还染上了几分绯红,他的头发像胡子一样乱糟糟的,并且他还在用手不断地将它抓的更乱。

    他一点都没有改变,依旧是那个19岁的,在桑托斯玩球的追风少年。

    任风云如何变换,他永远都不会改变。

    人们曾经说是梅西造就了今天的内马尔。

    对于这种论调,蒂亚戈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内马尔却会在镜头前用谦虚到有些羞涩的姿态乖乖地按他们的意思说“是”。他们都知道这种看法错得多么可笑。所有里奥纳尔能给内马尔的就是强行抛弃天赋后对足球越来越混乱的感觉以及越来越窄的发展前路。如果不是蒂亚戈、阿尔维斯和大巴黎,内马尔恐怕会成为又一个梅西实验的失败品。

    当人们说里奥纳尔总是把内马尔照顾得很好时,他们并不知道是蒂亚戈在巴萨输掉比赛时第一时间给内马尔打电话以确保他不会喝得太多以至于出什么意外——在那种时候所有人都会看着梅西禁止他喝酒而忽视了他们之中最脆弱的内马尔。

    他们并不知道是蒂亚戈在内马尔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低迷之时给予他最有力的帮助。当他失去一切时蒂亚戈可以帮他找回来,而里奥纳尔只会片面而又果断地否定他的努力。

    他们并不知道蒂亚戈亲吻过他的每一处伤痕,不知道只有蒂亚戈能够止住他的眼泪。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蒂亚戈和内马尔的感情是多么深厚——当然他们也没权利知道这种事情。

    内马尔轻轻的呜咽声把他拉回了现实。蒂亚戈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内马尔绝对是没有没有恶意的,但他这么做就不对。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儿吗?”

    蒂亚戈背起手,用一种父母审视犯了错的孩子一般的眼神看着内马尔。

    “因…因为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喝了达尼的酒并且我顶嘴了。”

    内马尔立即回给了他一个“我知道错了”的眼神,轻咬着下唇希望下一秒他就能得到一个诸如“认错就好了”之类的答复。

    “说的很对,这也就是你即将要接受惩罚的原因。”

    蒂亚戈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他身后的马桶上,之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内马尔靠近一点。内马尔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希望这样拖延几分钟之后蒂亚戈就能像往常一样原谅他。

    “但是蒂亚戈——”

    内马尔疑惑又担心地皱起眉。蒂亚戈到底在暗示些什么呢?他或许离他真的有点远了,或许他该靠近一点……但蒂亚戈会打他吗?

    “没有‘但是’,内马尔,除非你想让你的惩罚更上一级。快点过来。”

    蒂亚戈用被内马尔成为“能够吓住任何人”的声音说道。内马尔瞬间惊慌失措起来,战战兢兢地向他走过去。

    “我…我应该做什么?”

    内马尔一边用若无其事地挠后颈来缓解自己的紧张,一边结结巴巴地问道。蒂亚戈“哼”了一声,一把把他拽到了自己跟前。

    “坐在我的腿上。”

    蒂亚戈充满威慑力的声音让青年双腿一软,差点就没站好。内马尔更加惶恐了,他犹豫着要不要拒绝蒂亚戈。

    “内马尔。”

    蒂亚戈最后给了他一个警告式的眼神后便决定自己动手。他试图去拽下那人价格不菲的裤子但内马尔犹犹豫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

    “等,等等蒂亚戈,你要做什么?”

    内马尔立刻趁机将他的手从他的裤子上扒了下来。蒂亚戈察觉出来青年有一丝恐惧。说真的,他希望内马尔能自己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他也不介意亲自讲给他。

【待授翻】【弟内】breathe you until I'm numb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077015
作者:neyvenger (jjjat3am)

@暮寒千里 太太的号召下翻的文!
cp:弟媳(蒂亚戈席尔瓦)和马儿  弟媳也很宠马儿呐!

这篇比较短,时间大概是世界杯期间马儿被媒体抨击的那段时间,也没有什么波澜,但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种温柔的小短篇啦——整篇文里出现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soft”

虽然文很短,但弟媳也总算是有姓名了😂

以上
********

    独自一人经由黑暗的房间来到宾馆走廊,突如其来的灯光太过耀眼,以至于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是虚假的,除了脚下褪色的地毯和两侧房间门上的数字。

    球队包下了整个楼层,说是要“好好庆祝一番”,所以直到现在,内马尔还是能听见稍远处的楼层大厅里持续了一夜的桑巴音乐并且能通过旋律来确定是谁挑的歌。

    介于室友库蒂尼奥已经睡熟,内马尔离开房间时并没有穿鞋——他可不忍心吵醒那个在床上缩成一团,一看就是在做好梦的小家伙,即使他是如此的正经而无趣。如果是五年之前他或许不会这么认为,不过那也仅仅是五年之前了,现在的他和库鸟相较从前都改变了太多。

    内马尔下意识地去摸手机,但不巧的是,以往总是随身带两部手机的他在离开房间时一部都没拿。这种孤立无援而又空虚寂寞的感觉简直比在裸 奔还糟糕。他不断地把重心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来减轻冷硬的地板带来的压迫,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面前的这些数字门牌,希望能够想起来自己的哪些队友住在哪些房间里。

    要是房间号也像球衣号那么好记就好了。

    内马尔想。

    或许自己应该就这个问题与助理教练好好探讨一下,或许他还能帮自己记一记房间号也说不定。

    

    最终在转了一大圈之后,他找到了自己一直想找的那个房间——就在自己隔壁的隔壁。房门半掩着,柔和而温暖的光从房间里溢出来,与走廊刺眼的灯光形成鲜明对比,仿佛冬日的炭火将他吸引过去。

    内马尔敲门时,蒂亚戈正躺在床上,靠着几个枕头看书。

    “进来吧,”他说到。

    内马尔照做。但房门却在他穿过的一刹那“呯”的一声关上。

    那该死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是如此的突兀,以至于内马尔为此而感到尴尬,想要道歉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见此情景,一向善解人意的蒂亚戈及时给了他一个暖心的笑容,并且把书放在一边,向他招了招手。如此简单的动作却正是内马尔想要的邀请。他穿过房间来到床边,非常自觉地躺在蒂亚戈的身旁。

    “费尔南迪尼奥今晚不回来吗?”内马尔努力回想了一下房间分配表后轻声问道。这房间所特有的气氛让他不由自主地想用轻声细语的方式来维持。然而下一刻,他却感受了蒂亚戈的胸膛因为憋笑而起伏。

    “你想问的是马塞洛吧?他才是我的室友。”蒂亚戈回答道。

    他侧过身,吻了吻内马尔的头发。内马尔叹了一口气,蜷缩成一团靠在他的胸口上。

    “发生了什么事吗?”蒂亚戈的声音是那样的轻柔,以至于缩在他身边的青年有一瞬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对自己说了句话。作为回应,内马尔摇了摇头,向他那边靠了靠,嘴唇印上了他的锁骨。

    “没什么,只是睡不着而已。”

    尽管自己心中那委屈、惆怅与无数种叫不出名字的情绪杂糅在一起形成的感觉太过难以描述,内马尔还是低声回答了他。蒂亚戈温柔地“嗯”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询问,但稍稍移了一下身子,让内马尔能以更舒服而有安全感的姿势躺在自己身边——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抚上胸膛靠近心脏的地方。

    经过一段时间默契一般的沉默,最终由内马尔打破了这份安静:“又一次来到莫斯科让你感觉很难受吗?”

    “为什么这么问?”

    即使蒂亚戈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平静,内马尔还是能感到他的心似乎狠狠地颤了一下。

    “因为你差点死在这里。*”

    内马尔皱起眉头,直言不讳地回答道。

    “可能有一点点吧。”

    男人那令人安心的声音中染上了些许笑意,

    “那时的我还太小。”

    “如果我在某个地方差点死掉,我就会对那里恨之入骨。”内马尔撑起胳膊,在台灯的灯光下俯视着蒂亚戈。

    对于这种只有小孩子才会一本正经地说出的话,蒂亚戈也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温和的微笑——内马尔甚至从这个笑容中看到了母性的光辉:“那福塔雷萨呢?当你再一次去到那里的时候会感觉很不舒服吗?**”

    似乎勾起了什么并不愉快的回忆,内马尔又一次皱起眉:“也没有吧。我这个夏天还去过那里……不过这不一样!我没有差点死在那里。”

    “但是你的足球生涯差点就在那里结束了。”

    “这跟‘死掉’没什么差别”

    说话者没有说这后半句,但听话的人听出了他的潜台词。

    就在内马尔即将陷入痛苦的回忆之中时,一股来自掌心的暖意瞬间流变了他的全身,驱散了所有的噩梦——是蒂亚戈握住了他的手。

    “但我没有,我挺过来了。”他回答道,“现在的我很好。”

    蒂亚戈勾了勾嘴角,“是的,当然,你是我们之中最坚强最优秀的一个。”

    他的这番话赢得了内马尔一个表示赞成的露齿笑。

    蒂亚戈的手自然而然地滑到了他腰部的位置,拇指偷偷地钻到短款衬衫下面,轻轻地摩挲着青年细腻的皮肤。内马尔则反其道而行,稍稍向上伸出手,用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去抚摸蒂亚戈的颧骨。

    他的队长闭上了眼睛,却依然微笑着。

    “我可以亲你吗?”内马尔鼓足勇气脱口而出。

    蒂亚戈轻声笑了。

    “这就是你所需要的吗?”

    也许是吧。但内马尔不想就这么承认,因为这太尴尬了。所以他干脆又问了一遍,声音更轻了:

    “我可以吗?”

    蒂亚戈睁开眼睛,将脸贴在了内马尔的手掌上。在柔和的灯光下,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等待着爱抚的大猫咪。当内马尔看到他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时,他知道这是给他发出的邀请。

    年轻的巴西10号主动吻了上去——他的嘴唇就像他之前想象的那般柔软,如同记忆中那般温暖。在做了几秒被动而顺从的一方之后,蒂亚戈伸手勾住了内马尔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而他的另一只手也就理直气壮地跨过衬衫这层薄薄的屏障,轻柔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内马尔腰椎上留下的伤疤。

    那些一直萦绕在内马尔心头的负面情绪终于全部烟消云散,沉重的身体也重新变的轻盈而富有活力。

    “这就是我能帮你的吗?”

    在温柔亲吻的间隙,蒂亚戈又问了一次。

    

    “嗯。”

********

* “因为你差点死在这里。”:05年蒂亚戈被迪纳摩借租到莫斯科踢球,但在莫斯科染上了肺结核,被送去做全面检查时已经染病九个多月:“要是再晚上几礼拜,你就小命不保了。”在痊愈之后还一度想过要退役挂靴

**福塔雷萨:马儿在14年世界杯1/8决赛被苏尼加犯规受伤,差点就导致瘫痪,曾经被医生说过不能再踢球。而这场比赛的球场所在地就是福塔雷萨